锦瑟绛雪

沉迷RDJ不能自拔。
大少的臀,dc的魂。
教练我什么都想学!!

阿泰尔手札

凤梓羲:

幸不辱命!加班加点赶出来啦!放心质量是经过严格审核的!


先放连接:


https://pan.baidu.com/s/1gf6808b


内含图片版(全截图及部分放大图),(还分成了“用来看效果的文件夹”和“用来下载的zip”两种形式)和文档版(含插图的word版和纯文字的txt版)


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


另为了方便查找,我会在下面直接黏贴全文,怕以后找不到的可以直接收藏。


在章末艾特所有上次留言的小伙伴们。


——————————————————————————


提示:绝大多数部分尊重原翻译,部分人名、信条内容改用主流或更为文艺的方式,部分句子为了更通顺依照个人理解进行了适当修饰。祝阅读愉快!                 ——by 凤梓羲                                   


           


01


    我已经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在这个东西上面。或者几周?几个月?我无法确定……


 


    其他人不时会来一次以提供食物或让我分心。他们说我应该停止这些研究……马利克甚至建议我完全放弃。但是我还不打算放弃。我要了解这个伊甸园之果。一定要……


 


    它是武器吗?还是型录?还是二者都是?「加增知识的,就增添忧伤」……我可以理解这种说法。但是是真的吗?用思想和资讯取代剑与刀来进行战争的社会……


 


    它的功能很简单,甚至可说是原始。主宰、控制。但是它的过程……它使用的方法……很迷人。受到它照耀的人都被承诺说,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它只要求一件事作为回报:完全的听从。谁能够拒绝?这根本是诱惑。


 


    我记得在阿尔·莫林质问我的时候,我的信心被他的话动摇。他本来像是一位父亲,现在看来是我最大的敌人。只需要一点点的怀疑,他就能刺探我的想法。但是我打败他的幽灵——恢复我的自信——并且把他赶出这个世界。我救了自己。但是现在我怀疑……我真的得救了吗?因为我坐在这里——一心想要了解我发誓要摧毁的东西。


 


    原因如下:苹果有历史。我感受到一些东西——强大而危险……我们都有危险。我的责任就是要想办法。除非我找到真相,否则不能放弃。


 


02 无内容


 


03


 


 


04


    以下是刺客组织的三大讽刺之处:(1)我们想要促成和平,却采用谋杀的手段。 (2)我们想要解放人的思想,却需要听从一个主人和一堆规矩。 (3)我们想要揭开盲目信心的危险,我们自己却是抱持着盲目信心的人。


 


    对于这些指控,我没有令人满意的答案,只有可能性……我们是否为了更大的良善而扭曲规则?如果我们正是如此,那么我们是何种立场?我们善于欺骗?伪善?软弱?每时每刻我都在和这些否定对抗,但尽管思考了这么多年,我仍然没有合适的答案……而且我担心根本不会有答案。


 


    万物皆虚妄,诸事皆可行。我们的信条提供了答案吗?一个人可能同时有极端不同的两副面孔吗?有何不可?我没有证据吗?我们是不是有着高贵的目标,却采用野蛮的方法?我们是否赞美生命的神圣,然后立刻夺走被我们视为敌人的人的生命?


 


05 无


 


06


    罗伯特·赛博死了,但是他的弟兄还在。虽然看起来并不强势,但是他们仍然是个威胁。他们本来会高傲地在街上行走,使他们成为容易攻击的目标。现在他们躲进阴影里去了。越来越难找到他们。他们会在黑暗中做什么邪恶的计划?我们的工作会更加复杂。已经有传言说赛普勒斯会有动作。我必须去调查……


 


    这让我知道,我们的城市也必须改变。这表示我们的要塞模式该结束了。不能再公开刺杀。我们必须默默地布网。必须用和过去不同的方式来进行。


 


    虽然现在我要求我的弟兄们放弃他们的仪式,我并没有要求他们放弃信条。信条是我们成为刺客的基础。不是砍断手指,不是关于乐园的空虚承诺。不是禁止用毒。我们要向百姓负责,不是向习俗。该潜行就要潜行,该用毒就用毒。我们不再用谎言来操控我们的行为。我们要诚实。我们要改换一新。


 


07


    我本来以为亚德哈是能够让我安息的那个人,我可以放下我的刀,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但是现在我知道最好别做这种梦……


 


    她的脸。在我回想追赶捕捉她的圣殿骑士的那些时刻,我试着忘记她的脸。我差一点就及时赶上。如果我再快一点就好了。结果我只能抱着她的尸体,看到她脸上惊怖的表情……


 


    我猎杀所有的人——一个接一个——直到所有相关的人都死掉为止。但是没有任何值得高兴的。没有满足,没有解脱。他们的死不能让她复活。不能治好我的伤痛。我确信,我再也不会对别的女人有感觉。


 


    还好我错了。


 


 


08


    为什么我们的本能坚持要采用暴力?我研究不同种族之间的互动;对于生存的内在渴望似乎要求其他人的死亡。他们为什么不能合作?很多人相信世界是神创造的,但是我只看到一个疯子的设计,喜爱破坏和毁灭。我们的源头似乎混乱不堪。没有目的。生存只是因为时间。先是因为本性,然后为了其他人……


 


09


    渐渐地,任何被人大声宣讲的话都变成固定的,变成真理。当然,你必须先压制所有反对者。但是如果你成功的话,就会留下真理。


 


    真的有目标吗?没有。但是一个人如何达到既定的观点?答案是,永远达不到。根本不可能。变数太多,要考虑的事太多。当然,我们可以尝试,可以渐渐获得启示。但是我们永远达不到目的地,永远不能……


 


    所以我已明白,只要圣殿骑士存在,他们就会扭曲真理为他们所用。他们知道没有所谓的绝对真理——就算有,我们也不可能理解。因此他们要找到自己的解释。他们的「新世界秩序」就是这么一回事。把现实塑造成他们要的样子。重点不是神器,不是人类。这些都只是工具。重点是观念。真聪明。人要怎么对观念发动战争?


 


    这是完美的武器。它没有实体,但是可以改变我们的世界。你无法杀死信条。即使你杀死所有的继承者,摧毁所有的文件,也不行。总有人会发现它,重新呈现它。我相信,即使我们刺客也只是重现一个过去的组织而已……


 


10


 


 


11


阿提斯。狄俄尼索斯。荷鲁斯。奎师那。密斯拉。(注1)都有类似的故事。太过相似。神圣的出生,被逼迫,门徒,神迹,复活……


 


怎么可能?


 


或许不是……只是同一个故事一再被传颂?借用,然后再配合时代修改?这些故事是出于事实还是想象?二者都有?会不会这些都是指同一类人——他们的生活被一块伊甸碎片延长并转变?


 


阿尔·莫林说耶稣是真人——一个擅长操控的人。但是如果他说的是错的呢?如果这些人是真的——而且如果他们以前真的曾经住在我们当中许多次——这是否表示他们会再来?或许已经来了?好多问题……


 


注释1(友情献上注释及此段中提到的部分经历以便理解~):


阿提斯(Attis)(原文作“亚提斯”):


希腊神,死而复生之神。


狄俄尼索斯(Dionysos)(原文作“戴奥尼索斯”):


希腊神,酒神。赫拉曾派提坦神将刚出生的狄俄尼索斯杀害并毁掉尸身,却被宙斯抢救出他的心,并让他的灵魂再次投生到塞墨勒的体内重生。


荷鲁斯(Horus)(原文作“赫鲁斯”):


    埃及神,鹰神。传说奥西里斯被弟弟赛特杀死并分尸,其妻子伊西斯将它们找回,借助阿努比斯的力量将奥西里斯复活一个晚上并生出儿子荷鲁斯。另外,他手持沃斯(能量)手杖安柯(生命)符号。


奎师那(Krsna或Krishna)(原文作“克里斯那”):


    印度教诸神中的诸神之首、世界之主,被视为毗湿奴的第八个化身。他不属于物质世界,其居所是永恒不灭的灵性世界,而物质世界只是他外在能量的展示。


密斯拉(原文作“米斯拉”):


胡乱推测版本1-(Mithras):主格形式为密特拉(Mitras),是一个古老的印度-伊朗神祇。推测其原始功能为契约之神。


版本2-(Mithra):密斯拉是伊朗(波斯)在琐罗亚斯德教兴起之前所崇拜的司掌太阳、正义、契约和战争之神。


 


(原文翻译方式真是逼死我啊!!!根本找不到相关信息,只能强行猜它相近的翻译……累得气喘吁吁还要表示大导师你真是太博学了!累趴.jpg)


 


12 无内容 


 


13


过去袖刃一直是我们的同伴。甚至有些人说它就是我们——这也不完全不对。我们的许多成功都是靠着它。但是,这个装备已经跟不上时代了——而我一直在研究改进之道。


 


首先是加上金属板,可以用来格挡。有些刺客认为那是用一种新的金属做的——还说是我发现配方。他们最好不要发现真相。


 


我也和马利克合作,寻找新的刺杀方法:从高处,从屋檐,还有从藏身处。简单的动作,但是很有效。


 


第三个改进是最简单的——加上第二个刀刃。如果刺客发现必须消减两个目标,他只需要计算攻击的时机,就可以同时杀死两个人。这类刀刃数量有限,因为铸造的材料不易取得。我必须仔细想想该由谁来配备……


 


 


(这一页的大导师好萌啊2333还自我吐槽“他们最好不要发现真相”哈哈哈。为了维持那根本不存在的大导师的威严吗?(←找死)


 


14


人类想要主宰所有遇到的事物。我想这是一种天生倾向,想要掌控环境。但是这不应该包含其他人类。日复一日,我越来越被人用欺骗或武力压迫,以向他们提供服务。其他人,虽然没有被囚禁得这么紧密,仍然被迫觉得他们的生命毫无价值。我看过男人逼迫女人,我听到从其他地方来到这里的人遭到言语的攻击,看到那些信仰或行为不同的人受苦……


 


我们经常讨论这一类的事。这种事要如何阻止?鼓励忍耐和平等?我们谈到教育,认为知识可以使我们远离不道德。但是当我走在街上,看到奴隶被送去拍卖,我的心就变得冰冷。当我看到丈夫对着妻子扔石头,坚持她的存在只是为了服务他,我就会握紧拳头。当我看到孩子们被人从父母身边强行拉走,好让另一个人能够得利时……


 


这种时候,我不认为谈话有用。我只想到这些逼迫者必须死。


 


 


15


 


 


16


那个苹果不只是我们之前的种种事物的记录。在它的内部,我看见将来。这种东西不应该存在。或许不是。或许只是建议。怎样才能确定?


 


我思考这些现象的结果:它们是将来事物的影像,还是可能的潜力?我们可以影响结果吗?我们敢尝试吗?而这样做的时候,我们是否只是肯定我们所看到的事?


 


我在行动和不行动之间摇摆,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想要改变吗?但是我仍然留下这本笔记。这难道不是尝试改变我所见到的事?


 


17


在我看到的一切事情里,最令我困惑的是火焰的影像……极高的柱子,如同直刺入天。地面震动,山地分裂。巨大的金属高塔裂开,倒在地上……到处都有人在尖叫。那种恐怖,我到现在都还感受得到。


 


我看到的这种疯狂是什么?是他们吗?以前来过的那些人……这是他们前去的地方吗?进入火中?进入尘土中?或许这种毁灭的力量就是圣殿骑士所寻求的,让他们可以用来对付我们。那么,如果他们手中拥有这样的黑暗,我们还有什么希望?


 


18


我们不得不躲起来,保持沉默,暗中引导历史的走向。但是我的一些兄弟姐妹不同意。他们对此感到愤怒,坚持隐藏自己是错误的做法。他们说这样会延缓我们的工作。但是他们不明白危险所在:我担心我们会被贴上疯子的标签,并且受到攻击。一向如此。我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人不会因为被告知而学会一件事。他们必须自己去体验。如果我叫一个人要仁慈、忍耐、放开心胸——不会有作用。完全是白费力气。因此我们必须持守我们的方向……


 


19


传说中有一团金羊毛。这两个东西有关系吗?…


 


…我进一步改善冶金的程序,可以生产一套从来没有人见过的护具……


 


…它有极高的强度,但是足够轻盈,可以完全自由行动……


 


…我时而惊奇,时而恐惧。我们制造了能够改变战争面貌的东西,使配戴它们的人近似无敌……


 


或许创造这些东西是错的。我想最好把配方丢掉。如果它落入敌人手中怎么办?风险太大了……


 


 


20


我研究过出现在这种单单相信一个神明的信仰之前的古代宗教信仰。(我信!)


们似乎比较着重于这个世界运行的基本力量,而不在于道德规范……


 


太阳在早上升起、晚上落下;潮汐涨落;草地生长、枯干、死亡,时间到了就再度生长……有一些隐藏的力量使我们得以站在地上,也在我们跳起来的时候把我们拉下去。


 


以前这些动作都被视为是神的作为。每股力量都被赋予一张脸孔,但是又被视为遥远而强大。这并不是说这些力量之间没有关系;看不见的手在指引世界的运行。


 


因此我们试图研究、解释和通晓事物运行的方式——即使结果是有缺陷的。但是没有了。现在我们被要求接受一个非常简化的解释。相信每个问题都只有一个答案,真是天真。啊!相信有单一的神圣之光统治一切——他们说那是带来真理和爱的光,我倒觉得它是另我们盲目的光,并且强迫我们屈服于它的傲慢。


 


我渴望有一天,人类远离这些可怕的怪物,再次对世界采取理性的看法。但是这些新宗教非常方便(控制人的思想)——加之它们声明如果有人拒绝的话就给予最重的惩罚——我担心这种恐慌会使我们持续相信有史以来最大的谎言。


 


21


我们可以从这里的各种植物里取得萃取物。有时候可以从商人和旅客处得到异国香料,但是它们的性质很少见于书中,需要进一步的检验。


 


传统的化学设备可以用来蒸馏毒素。要小心,因为有些毒素可以透过裸露的皮肤被吸收。许多人因为不小心而丧命。


 


刀刃必须根据这里列出来的规格制成中空,否则可能在金属中产生裂痕,导致刀刃变得脆弱,甚至断裂。


(图不太清楚,还请见谅)


 


 


22


这张地图是什么意思?它似乎包含全世界,而且世界似乎不是平的,而是圆的。像苹果一样。但是这种事怎么可能?更奇怪的是上面显示的土地——巨大的为止地。未探勘之地。那里有人吗?他们和我们一样吗?如果不一样,是怎么不一样?我想知道答案。或许有一天,我会有机会去旅行,绘制我的航线,前往这些遥远的土地……


 


 


23


 


 


24


有时候我会想念家人,至少会想到他们。我一向不太了解我的父母,尽管他们都住在这里。这是我们的相处方式。或许他们很伤心,尽管他们没有表现出来——这是不被允许的。


 


从我的角度来说,许多年少花在训练上,没有时间思考和父母的分离。因此当他们终于离开我时,似乎和两个陌生人去世没什么两样。阿尔·莫林一直就像我的父亲一样,而他的爱是薄弱和诡诈的,虽然在当时似乎已经足够了。或者只是我的想象。


 


有一天,我会有孩子——这是组织的做法。我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他们也不会再称自己为刺客。我们会被允许爱自己的孩子,相对的就可以被爱。阿尔·莫林认为这种尝试会令我们变弱——使我们面对危险时退缩。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是为了公义而战,爱岂不会让这种牺牲更加容易——知道我们所做的是为了让他们受益?


 


25


 


 


26


我得到答案了。我知道真相。我不再碰那个该死的东西。最好永远不要有人碰。我终于尝试去破坏它,但是它不会弯曲,也不会破裂。真是讽刺……我敢说,如果我问的话,苹果会告诉我该怎么做。但是即使是这个承诺也还不够。它永远还会有礼物可以给人。我必须控制自己。因此必须把它封印起来。我们会把它带到岛上去——以前是他们的岛,现在是我们的。那里有一个藏宝处,应该是足够的。我和那个东西分开,别人有可能会发现它。这很危险。但更危险的是把它留在身边。我总有一天会被诱惑。我很软弱。我们都一样。谁不软弱?噢,我看到的事情……故事就在这里,在文字里。不是在字里行间,而是在它的下面。我们的眼睛只能看穿那里。自己去看看。你或许可以在我们其他人失败的地方获得成功。时间不等人——随之而来的是新的发现和发展。这样至少有一天,门户能够敞开,并且把讯息传出去。他们会有自己的先知。


 


27


我们越来越强大。每天都有更多人前来我们的要塞。来自各地、不同信仰的男女老少。每个人的故事都类似——他们发现我们信条的第一部分:万物皆虚。


 


但是他们往往被自己的发现击败。他们失去道德、信心、安全感。许多人因此而发疯。我们必须指引他们,帮助他们痊愈。他们的思想不能充满更多的神话故事,而是要充满知识。让他们得到答案——让这些答案充满复杂和困难。这就是生活。


 


28


成功了!我们找到一个办法来修改袖刃的结构,让它可以发射小型弹药。它可造成巨大的伤害——即使从远距离外。我承认,这种发明的来源是……至少可以说是有风险的。但是我已经发现,只要一点点量,加上专注的精神,就可以使用苹果,而不会有不良的影响。希望是如此。


 


我们早就拥有远程战斗的知识,但是我们东方的邻居拥有更大的武器——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现在我找到方法将设计缩小,把他们的武器修改成可以配戴在手腕上。


 


我们也改良了火药的配方,这样就可以使用普通的材料制造。这是一种危险的知识,最好只和我们亲近的盟友分享……


 


 


29


东方兴起一股黑色浪潮——一支令所有人立刻感到担忧的庞大军队。他们的领袖叫做铁木真,号为成吉思汗。他横扫各地,征服所有站在他面前的人。无论他的动机为何,都必须阻止他。如果我再年轻一点,我或许会试着秘密完成这件事——因为我怀疑有伊甸之果的存在。但是时光不再,必须传承下去。我和她必须和我们的孩子谈谈。我们会一起前往该地,让他们接受考验,好阻止这个威胁。


 


30


我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我的时候到了。现在每时每刻都充满着这种认知所带来的思想和恐惧。我知道我的身体将要回归大地。但是我的意识呢?我的身份呢?也就是说——我会怎么样?我怀疑一切就此结束。没有下一个世界,也不会再回到这个世界。就是结束了。永远结束了。


 


我们的生命如此短暂,毫不重要。宇宙不在乎我们。不在乎我们做了什么。如果我们弃善行恶;如果我选择亵渎金苹果而不是把它收藏起来……这些都不重要。没有人记录。没有最后的审判。只有沉默。还有黑暗。彻彻底底……所以我开始怀疑——也许根本不可能阻止——或至少延迟——死亡的拥抱?


 


当然,以前来这里的人不像我们这么脆弱和软弱。但是我发过誓,不再碰那东西。不看它的核心。然而,既然我的日子将近,再看最后一眼又有什么关系?


 


 


 


二七有话要说:


    阿泰尔手札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你能耐心而细致地看到这里。不说那些矫情的话了,只有一句:尽管付出的精力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个人感觉这三十篇资料(好吧其实不到三十233)中的信息量还是很大的,包括阿泰尔在剧情以外的地方一些心态的转变、个人的观念等等。如果这篇整理出的文件对你有所帮助,那真是太荣幸啦ww希望以后圈里会有更多更可口的粮!当然我也会加油的!


    感谢你们的期待和等待~(鞠躬)


 


————————————————————————————————————


@


佛罗伦萨小夜莺


一叶知秋


您的好友水表侠


Diane


像风奔袭八千里


你有本事开脑洞你有本事填坑啊


e叔家的大番茄真好吃


Phycology


未开锋


半盏孤灯明半夏


阿泰爾中東高嶺之花


沉寂之地


追魂宴桃李


齊与


廷叶_停更备考中


则沐


 


 


 


 


 

评论

热度(204)

  1. 松火歌低凤梓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