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绛雪

沉迷RDJ不能自拔。
大少的臀,dc的魂。
教练我什么都想学!!

王子和魔王

沙雕王子成亲记


王子是个王子,货真价实的王子。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刀枪剑斧都会耍,能单枪匹马拆了巨龙老家。




“儿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找着媳妇?”老王后天天在她儿子耳边念叨,“你瞅瞅,这都二十大几了,还没娶王后,以后没有继承人可怎么办?”


王子被他妈妈念得耳朵出茧,谁说他不想要媳妇儿?王子被恶龙抓走的戏码排过三次,哪次都没有英姿飒爽的公主骑着高头大马来救他。听说是因为这片大陆有龙,生了女儿的国王们怕自己家宝贝闺女让龙抓走或者把龙抓回来,连滚带爬都带着国家跑了。


而且吧,这片大陆上的几个国家国王生的都是王子,这几个王子还偏偏都对自己有意思。英俊王子想仰天长啸一句:“我不是基佬!!!”再用扩音器放上那么百八十遍,然而老国王不让他这样干,说是噪音污染,要吊销国王执照。




王子心里闷啊,就去找巨龙喝酒。王子在巨龙家门口疯狂砸门,结果巨龙今儿个没在家,不知道飞哪儿玩去了。王子更郁闷了,回城堡之后愣是三天没吃饭,还扬言要挑起人龙之间第二百六十七次大战。

巨龙回家一听说这事儿,龙不停翅往王城飞,跑到王子房间窗户旁边一个劲儿道歉,说他前两天去找魔王玩了,不知道王子大驾光临过,劝王子别开战。

王子一听魔王,突然计上心来,“巨龙你带我去找魔王,说不定他知道怎么才能成功迎娶公主,出任国王走上人生巅峰。”巨龙一听犯了难,心说这魔王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想归想,巨龙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快让这小祖宗结婚吧,烦死个活龙。一人一龙相约第二天一早就出发。




经过七七四十九难九九八十一关,王子终于到达了魔王的地盘。巨龙指指前面的三层小楼,“哎,王子,别往前瞎晃悠了,魔王就住那儿。”

王子盯着那小楼看了个把小时,眉头拧成麻花绳:“……我说,魔王就住这寒碜地儿?你没找错路吧?”巨龙很委屈,魔王自己建的,干他巨龙什么事儿。

王子开始砸门:“在吗,在吗,在吗魔王,魔王在干嘛呢,魔王在忙吗,在吗,你好在吗,魔王出来说个相声吗,在吗,在吗,魔王出门了吗,在吗,在吗,在吗,魔王上天吗,在吗,在吗,魔王出来摆个造型看看,在吗魔王?”

王子拍门从天亮拍到天黑,从太阳下山拍到月亮偏西,魔王才领着两个教徒出来。魔王看看王子又看看巨龙,一脸茫然地发出疑问的声音,“?”

王子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整个说一遍,包括父母吵架说他长得像邻国国王,包括巨龙喝多了会一边喊疼一边拔自己的宝贝鳞的鸡毛蒜皮事儿。星星掉下去又升起来,王子终于讲完了。魔王冷漠地瞅了一眼他,留了个“。”就带着教徒转身往家走。

王子崩溃了:“我说了那么久,你一句人话都不答就要回家?谁知道你脑袋上顶着的对话框里挂着个标点是啥意思!”

两个教徒瞪了王子一眼。

魔王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转过身盯着王子,好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沙雕。最后慢悠悠冒出来一句话:“关我屁事?”

王子认真想了想,魔王说得还真是挺对——不他对个屁!魔王要是对的那自己来这儿找他干嘛?王子随即扯住魔王快拖地的飘逸的黑色长发开始大声叫:“魔王我想要媳妇儿你得帮我!!!”

教徒A这时候帮腔了:“王子你有病?叫这么大声别人还不得以为我们魔王非礼你。”

教徒B不甘示弱跟着接话:“就是啊,作为一个王子你怪吵吵的。没媳妇你自个儿找去啊!你是不是对我们魔王的工作有什么根本上的误解?”

巨龙看不下去,犹豫了两下张嘴小声逼逼,“我的好魔王你可得帮帮我,让这小祖宗赶快成家,兄弟我快被他折磨死了啊……”

魔王看一眼教徒A,教徒A立马明白过来:“王子你刚才不是说邻国王子都对你有意思吗?为什么就不考虑一下别的道路?”

王子有点头大,“这根本就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决定的事儿!退一万步讲,我更想要继承人,可是没有媳妇哪儿来的儿子闺女?”

魔王若有所思,没说话也没再递眼神或者发对话框。王子又想明白了:“魔王你刚才往家走是要干嘛?”

魔王:“睡觉。”

王子:“啊????我就这么不招待见?”

教徒B:“是啊不然呢?再说我们魔王不睡觉干啥,跟你K歌吗?”

教徒A:“我们魔王可是七宗罪之一的懒惰,厉害着呢!”

王子觉得破案了,要不然哪个还能是魔王能懒成这德行,连头发都不剪。

趁着这会儿王子放开了自己的头发,魔王赶快往家溜,心说见过烦人的,没见过这么烦人的。

巨龙不乐意了:“你不说要帮我把他找个媳妇儿吗?”

魔王很生气,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前两天刚来闹过我睡觉,今天又来了还带着个更烦人的王子来砸场子。什么时候答应你们俩任何一个要求了,我到底是干什么的,干婚介所的还是搞万事屋的?

生气归生气,魔王还是异常冷静地回复了巨龙,“滚。”

王子自认为想出了绝妙好主意:“你不解决这事儿我就在你家门口开迪厅不让你睡觉,请全国来跳舞,放死亡摇滚的那种。”

魔王:“好啊,助眠。”

王子绝望了:“巨龙兄弟这咋整啊?你知道他的什么弱点吗?”

巨龙:“我要是知道我就制霸一方了。”

教徒A坐不住,一个回马枪杀到王子跟前,“你是不是傻X?我们魔王天不怕地不怕撒旦也不怕,就怕别人唱摇篮曲,一听就失眠的那种。”

魔王突然觉得这个日子没法过,苦大仇深地凝视着教徒A,“我看你是傻X。”

王子一副见了再生父母的样子看向教徒A,顺便威胁魔王,“你要不给我找媳妇儿我就唱摇篮曲,拿二十个扩音器在你家楼下循环播放。

自己家教徒调教得太差,魔王没有办法,只好点头同意帮忙,让王子回家等消息。




王子一到家,国王就带着王后兴冲冲地进了王子房间。“儿子你可真了不起,隔壁大陆的公主听了消息不远万里来找你结婚,嫁妆都带来了,正在客房里等你呢。我看人家可是好姑娘,端庄大方又优雅得体,长得还倍儿好看。可千万记得要用绅士地对待人家公主啊!”

王子一听可劲地乐啊,不愧是魔王,这么快就给他带来一位公主,还是特别优秀的那种类型。结婚以后要多送点牛啊羊啊的贡品给魔王。

王子挑衣服就挑了大半天,宫廷礼服太没创意,哥特太非主流,流行风又太做作,总之哪件都不行,最后王子没换衣服就去了客房,顺带捎了束刚从园子剪下来的红玫瑰。

王子去客房的路上乐得像个傻子,从小就跟在王子身边的侍从甲乙丙丁以前担心王子会因为娶不着媳妇发疯,没想到他们的王子真的娶着了媳妇也会疯。

侍从甲跟侍从丙一左一右帮王子开了客房门就告退,全力给王子和他的公主创造单独相处互相♂交流的机会。



王子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地进了客房,对着落地窗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从背影来看还真的是很符合王子的审美,就是头发有点长。

“公……公主,您远到而来辛———”公主一回头,王子吓得要归天,连玫瑰花都砸在了人家脑袋上,“卧槽啊魔王你来干嘛的?!”

魔王翻了个白眼,打心底里鄙视这个独一无二的沙雕王子,“结婚。”




“差评,我听说有公主的国家都搬去了隔壁大陆,你直接用魔法去那儿边问问有没有适龄公主需要结婚的那种不就得了吗?”王子一口气没喘说了一串,魔王闭目养神连个眼色都懒得给他。最后魔王被王子盯得发毛,小声冒出来一句:“懒得动。又是暴怒地盘儿,挺烦。”

行吧,你是魔王你说了算。王子想象了一下,暴怒确实挺烦人的,不去隔壁大陆串门子也是情有可原。

一人一魔沉默了一会儿,不出魔王所料,王子首先开腔,“我记得我在你家门口说,继承人排第一,娶媳妇排第二。假如咱俩真的结婚……”王子开始犹豫。

魔王发了个“?”挂在对话框里,示意王子继续说。

“魔王你,行吗?”

魔王差点一口老血喷在王子祖坟上,我要不行我来这儿干嘛,观光还是旅游?

“生孩子很简单。”

这次轮到王子懵逼了,是我孤陋寡闻还是你们魔族独树一帜,听我妈说可是费死劲的。

魔王晃了晃手比了三又比了个二。

王子反应了一会儿觉得真实心动了,“三年抱俩?有效率,我喜欢。”

魔王发出嗯哼的声音,“我生物学得好,大不了克隆。”

你给我停一下,这根本就不是魔法!你是个什么魔王,假的吧!王子觉得再不换个话题来跟魔王探♂讨,他二十几年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三观就都毁没了。


“魔王你头上俩角呢?我前天看还有,今儿怎么就没了。”

“魔法。”


“魔王你今天穿这个裙子挺好看,哪儿买的?我想给我妈也买一条去。”

“地狱爆款。”


“魔王你婚礼上想穿什么样的婚纱?我爸说你长得好看穿什么都行。露背的?深V的?还是高腰开叉的?”

“……”

“你选。”


“魔王你……”

“沙雕,闭嘴。”

“沙雕是谁啊?”

魔王想回家。


魔王觉得穿女装还嫁给了一个沙雕王子这档子事儿十分丢脸,人设都崩塌了。要是让别的六个魔王知道自己在魔界就没法混,于是告诉王子自己喜欢低调,别大操大办的,会在民众里落下铺张浪费的印象。


王子同意了。


但王子爸妈不知道啊。




王子和魔王在国王和王后的主持下进行了盛世大婚。宣传特别成功到位,几乎所有大陆都知道了快要而立之年的沙雕王子和一位远道而来的外国公主结为夫妻,还知道了婚礼那天新娘穿的婚纱十分别致:既深V又露背,既高腰又开叉,由沙雕王子亲自设计,引领时尚新潮流。

魔王没话讲,自己挖的坑自己不跳还能让谁跳。


王子跟父母说要和新婚妻子出去环游世界三年,培养感情历练自己什么的。国王王后欣喜地直流眼泪,哎呀儿子终于长大了,懂事了,结了婚就是不一样。



三年之后,王子领着他的妻子和他长得一点都不像孩子母亲(?)的孩子们回到祖国,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夹道欢迎。

国王表示年事已高想要让位,带着王后归隐山林,王子就莫名其妙地接下了治国的重担,成了新国王。

魔王在王子登基前跟王子离了婚,说要回家睡觉。王子十分不舍,就问魔王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好歹俩人做了三年夫妻。



魔王说下辈子吧。

王子没当真。














新国王园子里种的玫瑰开了又谢,可他没再见着过魔王,也没再碰上一个送上门来要跟他结婚的外国公主。

新国王派人带着巨龙去找魔王的三层小楼,可是只有一片原野,连个能说话的都没有。



国王去世了。

他的新冢建在了据说曾经住过魔王的原野上。

国王是个好国王,至少在他执政期间没做出格的事,勤勤恳恳为民着想,他的女儿,下一任女王也是这样。他的儿子去了隔壁大陆追求爱情,听说过得也很幸福。










后来啊,女王的儿子继位,特意又派人去修缮外祖父的坟冢,留了三五个守卫看护,并且不定期来汇报。

听回来复命的守卫说,每年老国王大婚那天,墓碑旁边总会多出来一束从皇家园林里摘的玫瑰,还有一个带着“。”的对话框。


The End.


———————

个人设定:恶魔没有明显性别。


随便搞搞,沙雕东西使我快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