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绛雪

沉迷RDJ不能自拔。
大少的臀,dc的魂。
教练我什么都想学!!

【麦夏】Mycroft的愿望

可爱哈哈哈

-JU-:

在一分钟内转发这只猫,你的一个心愿可以马上得到满足。


夏洛克看着这条推特,连续三天, 麦克罗夫特已经发了三条类似能带来好运的推文。


别怀疑,福尔摩斯们当然有自己的推特账号,在这个推文比新闻更快的时代,连苏格兰场都在官推上表示,自首的罪犯可以只要圈他们就可以得到一个IPAD。兄弟俩当然不会只局限于网站留言,而博客时代属于两只手指的约翰。


不过福尔摩斯们的帐号并不公开,他们既不会蠢到发自拍暴露自己,也不会每天交代自己吃了什么黑暗料理。夏洛克偶尔会用推特吐个槽,但麦克罗夫特连陪金鱼们玩泡泡的闲情逸致都没有。夏洛克曾经嘲笑他哥哥把推特用的像CCTV,事实上,麦克罗夫特确实保持着零推文的记录,直到三天前。


三天前的时候他转发了一只猴子,昨天是一只海豚,今天是一只带着肉爪子的猫。唯一的相同点就是,这些图片都声称可以让转发着满足一个心愿。


这太不正常了,麦克罗夫特怎么可能信这个?!夏洛克觉得他得到了一个至少九分的案子。但他不想打电话问他,因为一周前他们开始了一场冷战。兄弟俩以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固执保持沉默,谁都不愿意先开口说话。




于是 大侦探把这些图片打印下来,帖在线索墙上,盯住它们开始思考。


可能性一,他哥哥被绑架了。但是夏洛克很快否定了这个假设,没有哪个绑匪会心大到让人质天天捧着手机发推特玩。


可能性二,他哥哥的推特帐号被黑了。但是这个黑帐号的人既没有向唯一的联系人借钱,也没有发小黄文小黄图片骗点击,这不符合黑账户者的行业规范。夏洛克用了一秒脑补他哥哥在推特上发#小黑伞的诱惑#,果断排除了这个假设。


可能性三,他哥哥在利用这些图片传递密码。麦克罗夫特追求戏剧化的劣根性夏洛克在娘胎里就知道了。那个哥哥每天用摩斯密码敲妈妈的肚子,弄得弟弟不得不用脚把回答踢回去——当然夏洛克自己不记得这些了,都是妈咪告诉他的。总之,侦探觉得看上去肯定不如表面那么简单。


于是猴子,海豚,猫的单词闪现在脑宫里,像掉线木偶一样被他抓来抓去。侦探很快发现了这三种都是这都是哺乳动物,然后利用排列组合重新拼写所出现的单词,最后他试图在这些新的单词中间寻找另一种哺乳动物——简而言之,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胖成个球蛋啊!夏洛克在心里骂了一句,这种别扭的脏话作者的输入法差点没认出来。


当排除了所有不可能,剩下的不管多荒缪,都是真相。


夏洛克是个有信仰的侦探,他的信仰就是演绎法。




于是他开始相信,这真的是麦克罗夫特发的推文。那么问题来了,他哥哥为什么要发这些推文呢?


夏洛克一来很难想像那个比他还要聪明的哥哥真的相信这些小把戏,二来他想不出来几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英政府有什么特别的愿望。


一头浓密的秀发?哈哈哈。侦探忍不住笑了起来。


瞬间减重十磅?哈哈哈。侦探笑倒在沙发上。


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哈哈哈。侦探脸上的褶子瞬间多了一倍。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这个人是麦克罗夫特,把几个目标放在一起的话,他一定会推理这是个二十几岁青春少女的愿望。 


夏洛克实在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都怪他哥哥,让猫跑出了口袋。于是他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号码。


“抱歉,我不能错过这个电话。”麦克罗夫特一边向经常酱油的财政部长道歉,一边走出会议室,按下接听键,"Sherlock."


“我没闯祸,”夏洛克先主动交代,“你的愿望是什么?说说你有什么不能如愿的事,好让我开心一下。”


“并没有。”做哥哥的矢口否认。


夏洛克在电话那一头笑得贴心小弟:“发了三天的好运来来图,还说没有愿望?”


“原本是有的,”麦克罗夫特重新纠正,“但是在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的愿望就达成了。”


呃,夏洛克突然明白了麦克罗夫特的诡计。




狡猾的魔王。



评论

热度(496)